画家何云贵:余生很长,何必慌张

书画专注于文化领域,书画传播推广领先品牌。

画家何云贵:余生很长,何必慌张

图/何云贵 文/

最美的风景就在当下?别扯了,诸事缠身,哪有空看风景!

快递小哥,一天送几单、十几单、几十单,他们在乎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送最多的单。如果不能及时的送达,会扣钱。

朝九晚六的职场人,白天是工作,一堆堆的,从不间断的,领导要求这个那个,都要消化理解,尽早高质量完成,不能完成或是完成不好,发展会受限。

学校的孩子们,每天背着重重的书包,像一只只背着重重壳的蜗牛。一天的学习结束,回到家是各种的作业题,伴随着的永远是家长的催促声,写不好写不快,父母的唠叨就不会停止。

▲何云贵临龚贤山水,纵22.5x34cm ,纸本

各行各业,不同年龄层的焦虑感,就这样弥漫开来。谁也躲不过。所以,人们追求速成。速成的东西市场广大。

吃饭太耽误时间,就有了快餐。

孩子学习不好,有提高班。

生意上起色不大,就来挣快钱的。

工作上不如意,就把心思用在拍马上。

凡此种种,都在努力的平复内心的焦虑感。这种感觉,习惯了就不会感受到它的痛苦,没有了反而会不适应。但毋庸置疑,这是种病,得治。

▲何云贵临龚贤山水,纵23×48.5cm ,纸本

为什么说是一种病呢?因为长期的焦虑,会让一个人只把快乐建立在对未来成功的企盼上,无法感受到现实中的快乐。凡事只求快求利益最大化,就会导致在人生的各种赛道上抢跑,累的筋疲力尽,但却未必能有好的成效。有时,更多的是负面的效果。

好比,战争中。最高指挥部发出指令,明日11时整地面部队向敌方的高地发起总攻,说好11点整,你如果10点59分冲上去,很有可能被我方的炮弹击中。

田径比赛更是如此,发令枪不响,你要是跑出去了,再快也是枉然。

▲何云贵临龚贤山水,纵23.5×48.5cm ,纸本

对绘画的追求,也是如此。充斥着各种的焦虑。

刚想学画的时候,想一口吃一个胖子,画了三天,就想成为大师。想着作品能卖出天价,即使不是天价,一张上千也行啊!上千不行?那100也行!100也不行?那给钱就卖!

学了一段时间后,画出了一点模样,就想着成为载入史册的名家,今天画这个人的风格,明天画那个的风格,结果四不像。

于是,就出现了许多伪大师和行为艺术。用鼻子、注射器、拖把写字的,用脸、舌头画画的,怪象频出。

▲何云贵《林峦深秀》纵46×34.8cm,纸本

绘画是一件入手容易画好很难的艰苦工作。谁都可以画上两笔,但真正能画好的虽然不少,但占总数的比例不会太高。

这是因为,绘画的创作他有着自身的规律,一靠才情,二靠苦功。

先说才情。你要对画有感知力,能够体会到中国画的博大精深,去发现那种高古雅致沉静的美,并陶醉其中。通过自已的理解,进行消化吸收,内化与心,外化与行。

▲何云贵《山水》纵46×34.5cm,纸本

再说苦功,要对古人的艺术经典作品进行临摹研习,掌握技法的精妙。而这种学习,是需要抛开世事纷扰,去静心一笔一笔的写与画的。

只有慢下来,才能快起来。

说的是绘画上,要打好基本功。基本功扎实了,未来的发展指日可期,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。不仅走不远,也走不好。

青年画家何云贵,是一位92出生的青年才俊。我是先看到他的画,再了解的他这个人。他临习大量的古人经典佳作,每一幅作品都令我耳目一新。是一位有才情能吃苦的画坛新秀。

▲何云贵《松风高士》纵59×36.5cm,纸本

在他的画中,我感受到的是岁月的悠长与淡定。看他的画,我能够迅速的沉寂下来,能够感受当下的美好,而不是那种发散的莫名的焦虑。

希望我们书画的画友们,从何云贵老师的作品中,能够感受到这种力量。余生很长,何必慌张。把基本功打好,你就会成为你希望成为的那个自己!

绘画如此,人生大体亦是如此吧。

▲何云贵《烟江叠嶂》纵45.5×30cm,纸本

画家简介:

何云贵,号凝心堂主,1992年出生,四川德阳人。201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宋画研修班,并获优秀学员称号。现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四川巴蜀中国画研究会会员,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,四川西岭画院会员。书画签约画家、培训部金牌讲师。

—END—

本文由书画原创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以上为嘉宾观点言论,不代表本馆立场。

发表评论